FC2ブログ

Hitomi Estivi

我們的記憶里,是盛行的瞳色夏天

Entries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姐說,題目就算了

姐出的三題命文

玻璃杯-陶瓷杯-破裂

昨晚我跟姐說不知道寫什麽,姐說什麽都可以

我真就想從百度娘那複製"玻璃杯""陶瓷杯""破裂"的解釋下來[喝茶]

謝天謝地,我昨晚在本子上寫完后今天經過重重障礙打到電腦上了...

姐說要有800字,我想應該有?

題目真的很難想,隨便吧

說到文...我想平平淡淡就算了...平淡,就是生活[笑]

於是下面是正文,請拉開



  許初打開信封,拿出裏面的東西。

  初冬帶著強流襲來,使這個本來人口就不多的小鎮更添一份寂寥。室內昏黃的燈光,許初覺得再這樣下去就要睡著了。他走到室外,用水擦了擦臉。當他回到室內時,一個男生正推開門走了進來。
  “歡迎光臨。”習慣性的商業用語。
  對方抬起頭,表情明顯有點失望。他直接走向櫃檯,說:“易語瞳今天不當班嗎?”
  “據說是要補習。”
  “哦這樣,那我改天來好了。”言罷,他做了個再見的手勢,便推門離開。
  室內又只剩下許初跟滿櫥櫃的杯子互相對望。
  這家賣杯子的小店鋪是許初的父親開的,父母都有正式的工作,開這鋪子只爲了父親小小的個人興趣。平時有店員看鋪,但每逢假日,特別是寒假這種包含重要日子在裏面的假期,店員們都紛紛請假回老家。於是,易語瞳便會來兼職,F校在校生,斯斯文文的一個女生。在許初的印象里,就只有這麼多關於易語瞳的記憶。
  易語瞳好像因為要考什麽的關係,請了將近一個星期的假。於是許初就被父親以“你放假也沒事做”為由派到店鋪里暫代易語瞳的位置。接近中午的時候,昨天那個男生又來了,可這次他見到仍然不是易語瞳看鋪時,卻沒馬上走掉,而是坐了下來跟許初搭話。
  “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在讀書?”
  “嗯,高二。”
  “嘿!我也是哦……”
  介於無聊,許初就真的跟他聊了起來。
  起碼,當時是真的覺得無聊。

  聊熟之後,男生天天都來。幫著許初干這個干那個的。後來知道他叫蔣以珞,跟自己同校同級生。他們什麽都聊,但聊得最多的就是易語瞳。通常是蔣以珞一個人在說個不停,許初也就“嗯”“這樣啊”地應著。許初生日那天,蔣以珞從店里買了只玻璃杯子送他當生日禮物。起初以為是送給易語瞳的,許初就問他要不要包起來。蔣以珞笑笑說:“好啊。”當許初包裝好給他的時候,蔣以珞表明了是給自己的。許初心里暗暗吃了一驚,但嘴上仍然說:“找我麻煩,加收包裝費啊。”
  漸漸地許初覺得,蔣以珞這個人還是挺不錯的,起碼很真。待人很真誠,也特容易看懂,就許初來說,蔣以珞就是想幹什麼、心情的好壞都會寫在臉上的單純的傢伙。

  易語瞳的補習完了之後,許初就少去店鋪裡頭了。末尾那天跟蔣以珞交換了手機號碼,就再也沒見過面了。偶爾晚上到鋪里根易語瞳聊天,也從沒遇上過他。
多少,還是有些失落的。然而自己也不是個主動的人。
  ——直到開學後。
  那天許初手機屏幕上顯示了“蔣以珞”這三個字時,許初還有點不相信,接了電話後聽到那聲 音才確認下來。
  “喂?許初嗎?是我啊蔣以珞!”對方一口氣說。
  “嗯。”
  “哈!幸好你還記得我。”
  “怎麼會不記得呢。”我還以為你不記得我了。後半句沒說出口。
  “週末出來玩好不好?去那個遊樂場。”

  跟許初想的一樣,蔣以珞并不是只邀請了自己一個人去遊樂場,還有他的幾個好友,其中兩個一看就知道是情侶。當然,少不了易語瞳。蔣以珞打著“恭喜你考試過關”的旗號邀請來的。一群人玩得相當開始,許初看著他們,卻覺得沒什麽興致去玩。可爲了配合,他們笑的時候,許初也笑。他們大聲尖叫的時候,許初也跟著一起鬧。
  從小到大這方面就做得很好,在家人面前裝成一個乖孩子;在老師面前裝成一個好學生。沒有一點破綻。所以這裡誰也不知道許初現在真正的心情。
  玩累了,大夥嚷著要吃冰激凌,蔣以珞說請客跑去買,許初跟上。“我看你今天挺開心的。”
  “害!你看的出哦?”
  瞎子才會看不出吧。
  “我還看得出你喜歡易語瞳。”許初小聲說,像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  然後轉頭看向蔣以珞,對方滿臉打上了問號。“你說什麽?
  “嗯,沒什麽。那個我記起來還有點事做,先回去了啊。”許初道別後,就往家里跑。
  其實根本沒什麽事做,所以回到家後,就對著電視發呆。夕陽的餘光透過窗口照到廳里,桌上那只玻璃杯被染上一層微微的橘黃,邊緣隱約反著光。許初本來沒想過用它的,只不過那天一直在用的陶瓷杯給自己不小心摔地上,崩了道口子,母親說容易弄傷嘴,就換上了。許初覺得自己跟玻璃杯子并不相稱。跟自己相稱的應該是那陶瓷杯,混合物,看不透。透亮的,裏面裝的什麽都可以一眼看穿的玻璃杯子,跟蔣以珞倒是比較像吧。
  也不記得是什麽時候,只記得是個晚上,蔣以珞發信息來問
  ——你說我要不要告訴語瞳?那個啦……
  後半句沒打出來,可許初已經猜到他要說什麽了。
  ——你說,不說出來別人怎麼知道。
  ——那……我就去說啦!告白成功請你吃飯!
  ——嗯,祝順利。
  之後幾天,許初的手機一直在關機狀態,以為能躲得了,但蔣以珞卻直接找到班上來。推託了幾次,蔣以珞一臉不高興。
  “結婚的時候請我去就好了。”許初半開玩笑地安慰他。誰知道卻令自己產生更大的失落感。
  “我覺得我們一定會結婚的哦!那你到時候記得來。”神情認真。

  那晚,許初躺在床上想起,無由來的一陣心痛。摸索著床頭柜電燈的開關。不小心碰到放在上面的杯子。落地時清脆的響聲,玻璃杯摔得粉碎。下床打算清理下,卻被劃傷了手指,瞬間的痛楚,鮮血慢慢滲出。
  許初定定地坐在旁邊,看著那堆碎片。
  其實也算是自找的吧,居然喜歡上了他。早就知道沒有可能的,卻還是一頭沖了進去。現在好了吧……
  門忽地被打開,抬頭一看是母親。
  “我聽到什麽東西破了的聲音,就過來……”注意到許初臉上的淚跡,“哎,不就是破了只杯子,再買一隻就是了兒子你哭什麽?”

  有什麽東西,在這個夜里悄然破裂了……

  過了幾年后,許初回到家從母親手裡接過一封信。打開來看,是鮮紅的一張喜帖。裏面除了喜帖上正規清楚的信息外,還附上了一行字——你這次一定要來哦,你答應過我的!
  許初笑笑,看來不去不成。
  陽光照到窗台邊,一盒玻璃碎片閃著耀眼的光。

Comment

 

写作水平有提高
但是…文风很像最……Orz
继续努力撒~
  • posted by 大和_宅 
  • URL 
  • 2009.07/10 23:55分 
  • [Edit]
  • [Res]

 

我文風就是這樣啊..[扶額]
最你的頭..
  • posted by 玖夜 
  • URL 
  • 2009.07/11 11:29分 
  • [Edit]
  • [Res]

 

我的头真的不是最字啦π_π
  • posted by 大和_宅 
  • URL 
  • 2009.07/11 13:06分 
  • [Edit]
  • [Res]

 

= =....
真是...
不知道怎麼說你好了[扶額]
  • posted by 玖夜 
  • URL 
  • 2009.07/11 18:43分 
  • [Edit]
  • [Res]

Comment_form

管理者のみ表示。 |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。

ご案内

★活動★

APH ONLY EVENT

World Recreatio Club

★世界遊園會★

APH ONLY EVENT-World Recreatio Club★世界遊園會★

■應援□

【天窗聯盟】中文同人搜索引
家庭教師hitman! reborn FANBOOK 11 
Fast Food Restaurant
殘想詩
USK
頭掉掉掉!!

Gulur

玖夜

Author:玖夜


>多重人格
>殺虐嗜血
>起床氣
>持續性五月病

>DRRRR!!!大控<
>APH控<
>大愛紀田正臣★☆<
>幼馴染死忠<可逆不可拆<
>來良組萌<
>臨靜<

【Starry☆Sky 応援中!】
土萌 羊

社團↓↓↓組織
East Garden 東園
Dollars
叼吶星。

LOGO

New

Waltz

流水漲

Svartur

右サイドメニュー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